666

陈瑞献文学作品的特色

 陈瑞献的诗、寓言乃至小说,新颖独特、散发意气纵横的光芒。陈瑞献的文学作品,除了是现代主义作品,实际上,他亦糅合了现实主义、古典主义以及新马文学的本土色彩,呈现一种综合性特征。

他的新诗早期多以"我"为主体,以情为线索,以情意深切取胜。尤其是60年代,内容现实,手法含蓄象征,意象密集,手法多变,从理念上认识理解人生宇宙,心识在正常状态中。70年代后,身心起大变化,内容依旧是现实人生,却是变了形的现实人生,手法超现实,叙事元素增多,意象的跳跃较远,特殊的经验造成难读的局面。后期作品则以哲理感悟的神魂,以思想锋锐见长,重理趣,常能启人悟性,显出思想深度,沉稳睿智。诗人以超常的心识状态,进入万物的本体来体会宇宙人生。

他创作的散文和评论文章的观点不流于平庸和浮泛,视野开阔,思想敏锐,见解精辟。散文运笔自如,生发开去,不拘成法,时而勾勒描绘人物,时而以浓郁醇厚的感情抒情言志,时而以真知灼见侃侃而谈,信笔所写的内容都贯穿在精深的思想红线上。

译作从英文、法文、马来文翻译成华文;体裁有日记、小说、散文、诗与诗评、戏剧、理论与访谈。作品反映出译者涉猎的深广,与陈瑞献在文学、绘画与雕塑各方面的创作,产生一致性和连贯性的共生关系。

寓言以独特见称,题目都是两字,篇幅短小精悍,最长两小段,最短一短句,用"誉喻"展现,以达警世之效,是思想的精炼与文字的简约互为表里,接近佛经的创作方法。

小说特点擅长在快速和跳跃的节奏中描写现代生活,以意识流手法,捕捉新奇的感觉、印象,把人物的主观感受投射到作品中。从题材手法的千变万化,可窥出受现代主义文学思潮影响,大多不重情节叙述和人物性格的刻划,而是通过速写式的粗线条、意识流手法去捕捉。在构思和剪裁上带有散文式的自由、洒脱的特点。

他的文学作品,语言刚劲,节奏有力,形式自由,有一种"外枯而中膏"的艺术美。他以深思敏感的理性触须,探求着宇宙人生的意义,把生活感受、自省意识、生命沉思融为一体。在不使人动情之中发人深思,并用一种静默如雕塑的风格,引领读者进入哲思隽永的深沉境界。改编自方桂香《巨匠陈瑞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