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的特色

蔡明亮多元化的作品特色,不仅限於创作类型(文学、戏剧、电视剧至电影等),他的创作的题材与作品中的意象意境,也随著年龄、环境与阅历不断前进与精深。

田思曾提起蔡明亮早期发表的许多新诗、小说、散文及广播剧本,主题围绕著「对现实与成长的迷惘,歌颂亲情与同情心或刻划砂州乡土风物与人情。」怀旧善感的蔡明亮,作品总提到慈祥的外祖父母、静默的父亲等,一直到在电影中出现的人物,亲人的影子不时跃然於剧本或荧幕上。不管是闻天祥提到《房间里的衣柜》中,「蔡明亮言简意骸又语带暧昧地将失去外祖父的难过延伸到台湾」,还是近期的《你那边几点》的父母亲的角色,蔡明亮习惯将他有感触的事、碰到的问题、以身边的事或生活上的一些细节为素材揉合进作品中。

蔡明亮的的作品经常摒弃历史包袱,进入孤立个体的时代。荒凉、寂寞与孤独感无处不在。李伟文认为蔡明亮关心孤独者从封闭到被谅解,人与人之间爱情关系的追求,以及城市人与社会的异化现象。他不断以孤独贯彻其中,只是叙述层次,表达方式渐有提升至精炼程度。

由於早期投身执导电视剧,蔡明亮对於社会写实及都会底层窒闷、腐臭的气息,都市边缘人、市井小民、青少年现实处境的反应有着犀利的探索。到了《青少年哪咤》,他在戏剧架构上完全放弃通俗剧形式,他甚至剔除语言、家庭、历史,让角色成为模糊的个体或符号代表,延续实验剧《房间里的衣柜》的风格。他作品中结合文学、戏剧与电影的技巧、不断重复使用及创新同样的象征与意象,如早期的门、家、蟑螂、性倾向、水、病、洞、到近期的时间、死亡等。他不断颠覆传统,结合现实与超现实,幻象与真实世界,瓦解外在的真实,往内不断挖掘生命的阴暗处与原点,不只挑战前人,最重要的是超越自己,最终赢得世界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