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他(友联)赔掉了一栋大楼,但他赢得了所有热爱文学的人的崇敬,也许有些人把他当成傻子。但,姚拓先生只是从从容容地微笑:'人生不只结婚生子过好的生活,还应该做些有意义的事。
'--朵拉,〈姚拓与蕉风〉,《清流双月刊》第九期,1.9.1991,10页。
 
在文学创作思想方面,姚拓先生所负责的《蕉风》月刊,革新了马华文学的创作思潮与理论,为马华文学注入了新的血液,也培植了不少的学者与作家,居功至伟。

--黄孟文博士担任第三届马来西亚华文文学奖评审的评语

 

拓在1957年南下新加坡担任《学生周报》的主编,同时也参与另一份姐妹刊物《蕉风》的编委会,让更多随著《学生周报》成长的读者、作者与编者,拥有更适合的园地成长。1959年,《学生周报》与《蕉风》一起与刚成立的马来亚印务公司移至吉隆坡。在六十年代,蕉风编委会在波德申、金马仑和福隆港等地举办了文艺营,吸引了不少当时的文艺青年。 (注36)1965年姚拓出任《蕉风》月刊的社长。自1971年至《蕉风》1999年停刊期间,姚拓出任《蕉风》编辑团成员,担任编辑顾问。

然《蕉风》由方天创办,但以姚拓在友联的总编辑地位,再加上友联友伴们支持与护航之下,《蕉风》在众多义务编辑的协助下,共出版了488期,成为马华文坛寿命最长的文学刊物。同时,他们也出版了60本左右的「蕉风文丛」书籍。友联公司亏损钜款来建设众人的文学理想与抱负,《蕉风》在四十三年来栽培无数的作家、鼓励文学活动、创作与文学传承的巨大功劳,已成为众所皆知的文化遗产与活宝。

林在〈姚拓的蝴蝶梦〉中,称呼姚拓为蕉风之父。因此,称呼他为《蕉风》的摇篮手应不为过。姚拓曾写过第一志愿是编《蕉风》,希望在退休后与编辑们将《蕉风》编得更出色,甚至在发行上打开一条出路。他更希望蕉风能自给自足,继续出版一系列的文艺丛书,将它们推销到每一个读者的手中。 (注37)

1999年初,姚拓正式退休,友联转售了出版社,姚拓忍痛宣布了《蕉风》的停刊。虽然《蕉风》现今仍然处於停刊静态,许多人相信姚拓,一直以来孜孜不倦的摇篮手,终有一天会再让《蕉风》再度复活,因为马华文坛的众多读者、作者、学者们确实需要更多开阔的园地,使马华文学长得更茁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