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我生命的最爱,但是我写得很苦。平常我是个很大而化之的人,不过写作,我力求完美。
--摘自永乐专访商晚筠<写作,我力求完美>,《星洲日报.文艺春秋》,1.7.1995。

 

创作雏形期(1963 - 1975年)

中时期商晚筠开始阅读爱情小说 (注6),也在这期间开始写作 (注7),尤其是当她获得在居林海天书局的梁园鼓励后,尝试采用舒小寒的笔名写小诗投去香港陶融编的《伴侣》半月刊。作品意外被刊登后,她也开始尝试投写散文 (注8)

中后,她逐渐涉猎各类小说。高中二时,曾以"绿绿"为笔名发表了两篇作品:一篇发表于《学生周报》,另外一篇散文刊登于《南洋商报》,林风编的北马增版文艺副刊《绿原》 (注9) 。无论如何,商晚筠在接受潘友来访问时曾认为真正写文章是在高三毕业后,多数发表於《教与学月刊》和《学生周报》(注10)

台湾侨大先修班时,商晚筠因为人生地不熟及繁重功课压力下,偶尔往芦洲逛书店翻阅白先勇和张爱玲的小说,间或写些以自娱。在她进入国立台湾大学外文系,接受西方文学的洗礼后,也拥有较多闲余时间写作,同时获得来自外界的鼓励和批评。譬如当时联副主编马各先生经常写信为她打气;执编《中外文学》的蔡源煌针对她的小说提出很多恳切的意见;教"美国当代小说"的朱炎教授更公然在课堂直说:"有些人的成绩不是考得很好,但是有创作才华,应该朝这条路走去。"(注11)那时期,她开始写第一篇小说〈秘密〉(注12),却在1975年才发表於《蕉风》。至于她以商晚筠笔名所发表的第一篇短篇小说<梦>,则在1972年刊登于《学生周报》(注13)

 

成长开花期(1976 - 1983年)

1976年至1977年间是商晚筠创作最勤的一年(注14)。1976年她以〈浮云散草〉荣获《建国日报》散文创作比赛佳作奖。在台湾,她初看到幼狮文艺月刊主办全国短篇小说大竞写,稿酬优厚的启事,于是开始更积极投入小说的书写,在1976年10月12日完成了〈木板屋的印度人〉。1977年2月以此篇荣获《幼狮文艺》举办的台湾全国短篇小说大竞写优胜奖。此篇小说是她扬名海外的第一篇小说,同时也是马来西亚留台生,最早在台湾获小说奖的创作者。同年5月27日写完〈君从故乡来〉,於9月勇夺台湾《联合报》第2届小说佳作奖。同年她以小说〈痴女阿莲〉荣获《联合报》第3届小说奖佳作奖,紧接着第一部短篇小说集《痴女阿莲》於12月由台湾联经出版社出版。在1978年,也以〈寂寞的街道〉(刊于台湾《联合报》副刊)与方野和石川分享南马文艺研究会主办的小说组"王万才青年文学奖"。1981年6月,《痴女阿莲》再次印刷。翌年她以〈简政〉荣获作协.通报短篇小说奖"优秀奖" 。

段期间,商晚筠的文字让读者感觉比较口语化、亲近群众、易读易解,筛选的题材接近乡土写实文学,喜欢刻划家乡异族人与华人社会接触的生活,文字上搀杂方言土语如潮州方言、马来语等。商晚筠在这段期间除了出版精彩的短篇小说集《痴女阿莲》以外,曾经书写的杰出中篇小说是1977年刊登於台湾《中外文学》的<小舅和马来女人的事件>以及1978年刊登於《蕉风》第305期的<夏丽赫>。由於这段时期商晚筠在台湾留学,她被当时台湾的乡土文学影响,来书写远隔重洋的故乡是可以理喻的,这也使她创出这段时期自己独特的风格。

结果成熟期(1984 - 1992年)

商晚筠119篇方块专栏文章中,显示她在1982年最先在《通报》的<爬格子扎记>发表方块文章。1983至1984年,当她於《文道》先后出任采访编辑、代执行编辑和总编辑时,在她编写之下,这份杂志颇能反映当代社会的思潮和刻划马来西亚华人的心态,导致《文道》深受国内外学术界人士的赞赏,也吸引了一般的知识份子。由於缺乏猛稿,她以笔名"商桑"撰写<海峡殖民地的妇女>等文章,以笔名"无烟"撰写<梦里不知身是客> 和 <唐山来的新客婆> 等专题特写,以笔名"星期五"撰写系列文字(注15)。文化工作使得她对知识份子产生兴趣,小说写作倾向逐渐脱离华玲乡土(注16)

1985年她在《中国报》的<罂粟>写专栏。1986年开始写《新明日报》的<云云烟烟>专栏、《华商报》与新加坡《联合早报》的<不尽红尘>以及<煮字>专栏,一直到1987年。最后出现的专栏记录日期是1990年,在《妇女杂志》的<情多莫醒>专栏。在她的此类文章中,内容让读者亲近她的生活、习惯、家人、朋友等,也可感受她喜欢的作者、电影、地方剧、品茗等兴趣。1987年小说集《痴女阿莲》第五次印刷。

1987年,商晚筠在新加坡广播局的电视台担任剧本编写,首部作品是<戏班>(由向云及陈澍承主演),此外尚有叙述轮回的<辗转红尘>、鬼异古装戏<奇缘>以及极温馨感人的<四代同堂>(注17)。除了灵感源自商晚筠新诗的<辗转红尘>是较偏向她的个人创作以外,其余的剧本皆是集体创作的电视剧 (注18)。<辗转红尘>乃商晚筠的代表作品,播出后深受好评,被遴选为新加坡的代表作,送至日本参加东京影展,但这项殊荣也对她的工作造成若干压力 (注19)

1991年7月,第二部短篇小说集《七色花水》由台湾远流出版公司出版。李瑞腾在序中宣称商晚筠已走出杂货店,走出华玲。在这本小说集中,商晚筠的文字技巧日趋成熟,题材的选择也因生活历练以及生命体验的类聚而从围绕著个人以及家庭的课题,迈向整个中文社会事件,甚至对高阶层知识份子的省思。

1992年二月,《痴女阿莲》已第七次印刷,其读者群由此可见 (注20)

商晚筠这第三个创作阶段期间,她开始以紧密谨慎的文字,放入现代主义尤其是意识流的技巧,书写经过思考沈淀回归马来西亚所遭遇的总总事件。特别明显的是她在文字风格的转变,由比较口语化转至精简的文字。此倾向导致她这阶段以及后期的作品使用文字的谨慎深虑。她对创作的严谨,顾虑之多,甚至在小说中的某个场景,往往修改了十多次数尚不满意 (注21) 。自《七色花水》中成熟的文字技巧,在加上其余未结合成集的篇章如<猫尸.他人檐上月>、<未完待续>、<梦,枕在巴黎>、<小桥流水人家>等,以及尝试书写的十多篇新诗所触及的社会课题、佛教题材等,显示她在报界、主编《文道月刊》以及在新加坡广播局时,不只拓开了视野、增长见识、对社会、人性有更深一层的见解,也让自己在文字书写、挑选题材、技巧方面功立倍增,愈加成熟精炼,让人有绝对欣喜的阅读感。

创作后期(1993-1995年)

1994年商晚筠在完成剧本<烈火情人>(黄文永、李锦梅主演)之后,辞去电视台工作,放弃新加坡的永久居留权,重返北马。这下半年来,她以"度假轻松的心情",经常孤独往来新马之间,主要是"因为需要一段孤独和寂寞的时空,来酝酿未完成的三个中长篇。(注22)"杨锦郁在<你会来道别吗?>曾透露出其中有两篇是关於同性恋的作品没完成 (注23)。她所指的其中两篇就是遗稿中的<跳蚤>及<人间.烟火>。但是,倘若说成是关於同性恋的作品,笔者宁愿承认那是有关同性情谊,人与人之间相知相惜的关系与过程,会来得精确。

<跳蚤>原打算参加台湾中国时报主办的长篇小说奖(注24)。汤石燕在<商晚筠后期生活.后期作品>曾提及,作者尝试以爱滋病这个在 1995年仍算颇新颖的文学题材来阐明女性朋友之间真挚情谊的可贵。 <跳蚤>计划写46大段,可惜只完成23段。作者运用大量电影蒙太奇手法,时空跳跃急速,间中又以倒叙手法相夹,读来令人错乱却又欲罢不能,肯定是具有吸引读者追读的魅力。此写法与她后期编写电视剧本'中毒'不无关系。<跳蚤>后半部未动笔,从其故事大纲"天书"可获知她的主要目的是仔细著墨一方患病,另一方不逃弃,而日以继夜相陪,两人由此真正彼此了解相识到惺惺相惜。作品最后计划的大转折推出女主角患上爱滋病的真正原因,但在"天书"内只是一笔带过,真相恰是天机不可泄漏。

於<人间.烟火>,在商晚筠行云流水、近二万八千字的遗稿中,文字易读,题材以两位女性为主角,从单方的歧视至相交的过程,真情流露。文字呈现的画面清晰,技巧虽有她一贯时空跳跃的技法,但明显有走回反朴归真的迹象。此篇并无"天书"大纲可获知整篇小说在46大段之后的发展。比较起她短篇小说,商晚筠在她书写的中长篇小说中运用的文字明显的没那么密实,可能是篇幅的长度,也可能是初稿的关系,那已难以定夺。

石燕也曾询问商晚筠后期刊登于《南洋商报》以及《联合早报》的<南隆.老树.一辈子的事>以及<泥土>并无"编剧中毒"现象。那是因为那些作品乃商晚筠回老家翻旧稿再重修些许后发表的。因此,这两篇作品并非普遍上误认为的遗作,而只是后期发表的作品,与商晚筠后期作品的风格、写作手法、题材选择明显的已有相当大的差异。

(1.0 背景介绍以及2.0 创作生涯篇,有关商晚筠的生平,主要参考 自黄梅雨, <商晚筠年表>,《星洲日报.文艺春秋》,27.6.1995。)